浪在江户那些年 第四章 西学东渐 (1/2)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:bigeshuku.com

光枝今天本是休息的,便约了町中要好的友人,去浅草看歌舞伎表演去了。

这是岛国的传统戏剧,很受平民阶层喜爱,最近有京都来的巡演团队,成功勾起了本就猎奇的江户人的兴趣。受此影响,这些天去日本桥的本地歌舞伎座的人都少了。

没想到在休息日,利兵卫老板临时交过来了个“工作”。

太一也是被猪油蒙了心,一听青年乐师五三郎说会有额外赏钱,“穷怕了”的太一便安耐不住了,在“小钱钱”的感召下,反串什么的也就不算事儿了。

毕竟没有什么是“加钱”不能解决的。

五三郎也是有些眼馋老板说的赏钱,听说光枝不在家,失望之余提出了个假扮的建议来。

太一与光枝相貌确实极其相近,两人相差三岁,早先还不这么明显,随着太一进入青春期,个子窜了上来,也就仅仅比光枝矮一点,实际上不是很容易辨别。

于是,两个财迷一拍即合、对了对台词,又由五三郎在路上突击传授了些艺伎的姿态动作要求,便大着胆子去忽悠利兵卫老板。

虽然有欺负老实人的嫌疑,但确实也因为利兵卫老板平日里待人宽厚,光枝又是他店里苦心培养的“亲女儿”,两人才敢这么冒险。如果换个严厉的老板,太一绝对稳住不浪,哪敢如此胡闹。

本来一切挺顺利的,没想到好好的“外快”计划被那个中年大叔拆穿了,现在想来太一仍然不爽,毕竟女装也穿了,都没有一点回报吗,和别的网络小说剧情发展不一样呀,难道因为是扑街的缘故吗?

“我回来啦!”外间的拉门被打开,两人的姐姐光枝走了进来。

她穿着一件打了补丁的灰色棉布小袖,衣服是加厚的,因而看不出什么曲线来,与太一站在一起,如果刨除肤色因素,确实很有双胞胎的既视感。

阿元继续专心对付着自己的糕点,仅仅是对光枝点头回应,因为知道这位大姐不可能给自己带什么好吃的回来,因而态度比较敷衍。

“你先休息一下,我去烧点热水。”光枝刚进来肯定要换衣服,虽然对方可能觉得没什么,但太一很是很注意双方的隐私。

当拎着水壶再次从外间进入卧室,光枝已经换上了较薄一点的衣服,正在指使阿元给自己捏脚,后者鼓着小脸,边捏边翻白眼。

“演出还算精彩吗。”太一将水倒入茶碗,递给光枝后问道。

“演的《幡随长兵卫》,算是中规中矩吧,说什么京都那边自战国时代就传承的老店,觉得也不比咱们江户中村座的几位厉害,”光枝作出了自己的评价,“大家不过是看个新鲜,这种演出嘛,热闹是最重要的。”

《幡随长兵卫》也算是歌舞伎传统曲目,讲的是名为长兵卫的町奴行侠仗义的故事,确实符合光枝所评价的“热闹”二字。

“就是在现场遇到几个莽撞的家伙,真的是晦气……”光枝放下杯子,撇了撇嘴道。不过作为一个漂亮姑娘,日常生活中遇到骚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她有自己的应对办法,因而没怎么细说,很快转移了话题,“对了,和阿松她们几个聊天,听说距离不远的入江町,开了教授兰学的私塾,正在招收通晓兰学的帮工,你不是一直吹牛说对兰学熟悉吗,倒是可以去试试。”

兰学可不是学习养兰花,这个兰指的是荷兰,后泛指西洋,兰学实际上也就是西洋学。

荷兰早起号称海上马车夫,由于历史原因,目前荷兰是幕府唯一同意通商的国家,岛国人认识西洋也是通过荷兰商队,慢慢的荷兰便成了西洋的代名词。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延迟太高请访问备用: mmbei.com 不迷路